FANDOM


與人比較,植物單純而執著。它只有生理,沒有心裡。然而多數的農民對農作物卻是陌生的,因為他們沒有觀察大自然的現象與應證思維的習慣。人們已經習慣於用耳朵看世界,眼睛和大腦的功用往往被忽略。

例如一棵長在荒野自然的果樹(藤類除外),生長的形狀都是圓錐形 。而在台灣果園,果樹大多是水平的V形,為的是方便人的採收作業,結果造成果樹中心部位大量誘發強勢的的生長枝。這些生長枝又高又不易結果,於是農民勤快地把它剪除。果樹中心部位又拼命地長,農民又拼命地剪。無止盡的戰爭,誰也不讓誰........。不知造成多少的農忙,造成多少養分浪費與病害傷口感染。於是樹衰弱了,產量低下了,農民也累倒了。

為什麼果樹中心會誘發大量的生長枝呢?有誰曾傾聽果樹的哭泣聲呢?為什麼是果樹聽命於人們方便作業的樹形?而不是人們遷就果樹生長的樹形呢?人類真的能駕馭萬物嗎?果樹真的依照人的指命生長了嗎?

是不是有一種可能——人與果樹互相溝通了,講和了,不再是人與果樹的戰爭。於是乎長成了人與果樹都能接受的高度與角度。就這樣,山谷間傳來陣陣農人與果樹的歡笑聲,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

我們是否可以重新審思自己與農作物的相處關係?調整過去壓榨式營利心態,把作物當作家裡的一員,感受作物萌芽、生長、茁壯的喜悅,然後再以嫁女兒的心態把農產品賣出去。

沒有版權 歡迎傳閱 『新竹‧北埔「大隘社」「青芽兒月刊」第一期 2003‧6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