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容易操作的德國工法,進行一套協力造屋的生產體系

1907年,一位牧師Gustav Von Bodelschwingh 創立「家園協會」,跟需要的人一起用自己的手興建家園。1920-30年代,家園協會提供需要工作、需要房舍的人學習用「黏土麵包」、「木架構─黏土」蓋房子的機會;在各地建造了無數農莊。

1986年,車諾比核電廠災變,嚴重的污染,讓上百萬的人至今仍住在核子輻射污染地。1991年,「要家園─不要車諾比協會」開始「白俄計畫」,由德國志工以一期三週、一年三期的工作營,和願意自力重建家園的人,共同建造「木架─黏土屋」。至今十四年,已經完成四十多棟房舍,建造一個社區。下一個社區仍在進行中。


木工備料 編輯

胡伯特和馬庫斯教志工使用簡單工具製作木結構的榫頭。又鋸又敲時,沒有C型夾可固定,只好靠木條上舉足輕重的「坐家」。備料:木結構支架做榫──先鋸後鑿──記得修邊。依設計圖測量裁切各規格尺寸:鋸、鑿、敲、挖,各顯手段。


木架結構 編輯

手工打造 :榫、槽、釘;要套得進去,接得起來──不合只好退貨重修──上百根的手工木釘,順承志工的善念,在點滴琢磨中逐漸成形。


木架與牆基的連結 編輯

牆基上放置油毛氈 ,以防止木頭與水泥直接接觸 / 防水,木架底座鑽孔以穿過螺釘坐實,依照編號順序將支架固定,調整就緒後敲入木釘(事後將木釘突出部分鋸掉)。


木架結構 編輯

牆面的架構:需要有經驗的人帶領。配合窗戶部分,有較多要注意的順序,弄錯了,重來也就是經驗的累積。這些木結構分ABCD四面牆都在備料時做過仔細的調整、確認和標號。特長的橫樑由木釘以各角度嵌入相接合。四面牆結構完成之後:一樓的木架結構,要均勻周全地做一回水平、垂直測量、調整和定位;確保房子行得正、立得穩。

三月十二日 第八個工作天

我們的房子木架構組合,在馬庫斯全力催趕備料、胡伯特挑大樑指揮之下,完成了。


疊木架屋 ──安全經驗值 編輯

房子的結構是比照德國、法國歷史久遠的工法。在歐洲,有不少古蹟和城堡是黏土木架結構的。來協助我們的胡伯特先生,他的專業就是「古蹟修護」和「環保健康節能建築」,黏土木架屋,也是家園協會在白俄計畫十多年來的建築模式。木架結構可以承受屋頂的重量,因此黏土牆可以不必太過厚重。透過實際操作,我們其實看得到房子的避震性,這部分並不需要被專業壟斷,有生活的經驗、智慧和常識,看到結構、工法,大概就能安心地住。


有關木材 編輯

來源:黑心柳杉 (由林務局專案補助)

黑心:吉野柳杉品種特徵,並非蟲害。

含水:吉野柳杉心材含水率高,但可經由包覆之黏土毛細作用蒸散。

耐久:木材都被黏土包覆,透過黏土之乾燥過程達到完全乾燥而防腐之功能,無須施用化學防腐處理。

結構:榫頭,槽孔(6公分深),接合校正後,以木釘加強固定。

防震:木結構成一結合式框架,可搖晃彈跳而不易崩塌。

善後:回收容易──惜物、再生、分解


掘土為牆 編輯

黏土作為建材的優點是,地球上隨處可得,而人類自古以來就使用。目前尚無已知之關連疾病,乾淨而柔軟,不會像水泥或石灰侵蝕皮膚(令人感覺安全而舒適的工作材質)。在取材和拋棄上而言,都是最廉價而容易的。有呼吸、乾燥的能力;搭配碎木料可輕量化並增進隔熱功能。使用黏土、木料這樣安全的材質,只需要心意、體力、汗水──這樣的簡單工法,讓大家都能照自己的能力參與。


古老的材料*改良的作法 編輯

牆體和屋頂──主要成分:黏土、碎木料

在黏土中加入碎木料,不只能減輕牆體重量(尤其是屋頂),更增進隔熱效果 (冬暖夏涼)。

在這棟房子的結構設計上,安全性的考量(堅固、耐風、耐震)是由木架構承擔。牆體以遮風、避雨、隔熱為主要目的。土角屋、黏土屋在台灣已經有數百年以上的歷史和經驗,完全可以符合人「住屋」的需求;而工法上的改進,以往純土牆的大片牆體在厚度不足時,遇災常有坍塌的狀況,在木架構的骨架支撐下,這個情形將不至於發生,而牆體輕量化、區塊化之後,即使部分崩破,都不危險,也容易修補。這種設計,將房屋的保養維護,交還給「願意動手做的人」。


牆體和屋頂──添加物:小蘇打和鹽(硼砂) 編輯

在黏土木料配方中,我們有加入小蘇打和硼砂 (礦物鹽)。使用小蘇打,主要是因為在調配填料時可以用比較少的水,達到所需的混合度(這樣牆可能乾得快一點),在乾燥地區或季節,就不必這樣做。加入硼砂,純粹是為了防蟲、防霉。避免昆蟲(例如蟻類)和霉菌寄生,對牆體造成破壞。


土法練牆 編輯

有時缺土 有時缺碎木料──從不缺的是工作熱誠。

隨著狀況流動,想工作的人總是找得到工做,想休息的人也總得閒小歇;自動自發的工作輪替,忙碌中自有節奏的美感。工作進行時,在槽旁要有人鏟料,傳料(由窗口「出菜」),「二傳手」轉運給眾多夯牆工──接料、倒入、舂實;這樣子,一直重複做、一直重複做、一直重複做,牆就長高了。


屋頂施做 編輯

和牆壁的配方相比,屋頂的碎木料加多,更輕量化並增進隔熱效果。屋頂填覆施做完成後,必須再上一層黏土和砂的漿料,使填料的碎木片不外露。調製屋頂用,粗粉光的黏土砂混凝漿──加入砂比較抹得開,黏性降低,延展性提高,乾燥後比較不會裂。

屋頂上完填料後 開始釘角木、角料──預留將來屋頂呼吸空氣對流的空間。

在屋頂隔熱填料完成後,釘上角木,架上角料,抹上泥漿,之後進行鍍鋅版覆蓋。

角料的厚度,提供熱氣、濕氣將來流通的夾層。這樣的設計,好比煙囪效應,能讓房子持續呼吸。

粗粉光抹完後,蓋上鍍鋅板──防雨。由側面可以看出,在遮風避雨的鍍鋅板和防潮隔熱的黏土木料夾層之間,有大約八公分左右的空氣對流空間。


編輯

房屋未來的主人幸先生,是一位八十多歲的布農老人。每天都看到他背著籃子四處撿拾可燒的柴火,所以志工們為他搭了一個小灶。

沒有版權 歡迎傳閱 『新竹‧北埔「大隘社」「青芽兒月刊」第二期 2003‧7』聰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