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「帥帥」與「黑寶」(我們家的小狗)懶洋洋躺在沙堆裡,雜草、花木也是低著頭。仰望一片藍藍的天空,不見漂浮的雲朵。在這酷熱的七月裡,或許你我都懶得動。

坐在樹蔭底下,感覺今年的「小黑蚊」變少了。難道牠們也是熱的懶得出來覓食了嗎?隨風舞動的觀音竹,伴著樹上吱吱喳喳的蟬叫聲,是吵雜,還是美麗的音符?看著眼前觀音竹叢中冒出許多的竹筍,此時三十年前的景象已浮現在眼前……

鄉間的三合院,禾塘前修剪平整的竹籬笆,田間的風圍或者土地的交界處,都是一排排的觀音竹。在這裡有我好多好多的回憶。

特製電風扇

大夥在竹叢中尋找啃食竹筍的「筍姑」,用細線綁住牠的嘴巴,比賽看誰飛的久。或也可剪下「筍姑」的一隻腳,插上香筋骨,用四隻「筍姑」組成十字狀,飛翔時便嗡嗡嗡的旋轉起來,成為一座風車。在以前沒有電風扇的日子,牠們可帶來點涼意喔!

玩膩了,「筍姑」也筋疲力盡時,也就是我們要享受美食了。拔下「筍姑」細長的嘴巴,塞點鹽進去,另外加點七層塔,再把嘴巴裝回去,接下來放在碳火上烤。待聞到香味時,撥去「筍姑」烤焦的外殼,便可大快朵頤一番了。帶有鹹味香酥的「筍姑」,哇!真是讚喔!

往日的可口美食「筍笨」

平時上課,早上媽媽要叫好幾回才願起床。放暑假的這段日子裡,不知道為甚麼,天一亮就醒來。第一件事便往竹林裡跑,尋找「筍笨」了,就怕來晚時讓牠鑽進泥土裡。撿得一節節被「筍笨」剪下的竹筍,高興拿回家。

迫不及待撥開筍殼,便可看到擩動身軀的「筍笨」了。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到「筍笨」肯定讓牠外表嚇著。有人說牠像雞母蟲,我反而說牠像以前廁所裡的屎缸蟲,只是身軀比屎缸蟲大了十幾倍。說到這兒,讓我有點肚子怪怪,因為我曾吃掉了好多。

趁著媽媽煮完早餐,大灶裡還有燃燒的炭火,這時便把「筍笨」放在鍋鏟裡,開始烤了起來。白胖胖的筍笨在高溫下掙扎著,直到牠動也不動。淋上醬油,ㄗㄗ作響,我的口水也流了下來。粉嫩嫩的筍笨肉吃在口中,真是人間……美味啊!

筍姑筍笨不見了

好熟悉的香味從遠處隨風飄來,難道是在烤「筍笨」嗎?眼前的觀音竹猶在,竹叢裡也長滿竹筍,為何看不到半隻的「筍姑」呢?農業的進步,有了各式各樣的農藥,農民可不用再辛苦去鋤草捉蟲了,但生活在大自然裡的蟲類呢?可悲啊!自然生態被破壞,昔日的蝴蝶、青蛙、昆蟲哪裡去了?是被我吃掉了嗎?


(註)

筍姑=甲蟲類;六隻腳,腳前端有利爪,嗜食觀音竹筍,(客語俗稱=泥竹子)

香筋骨=拜拜用的香,燃燒後剩下的香腳。

七層塔=九層塔(客語稱七層塔)。

筍笨=(客語稱之)筍姑的幼蟲。當雌雄筍姑在完成交配後,雌筍姑便會在咬食過後的竹筍洞口裡下蛋。卵經過孵化幼蟲吸取竹筍營養,漸漸成長變成蟲後,會利用嘴巴剪斷竹筍尾端,再剪斷前端,成蟲藏身於中段。掉在地上後,便鑽進泥土裡,待蛹化變成筍姑後爬出地面。

沒有版權 歡迎傳閱 『新竹‧北埔「大隘社」「青芽兒月刊」第三期 2003‧8』老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