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在極為炎熱的夏日,又到了諸如:葡萄、寄接梨、水蜜桃等水果及稻米採收的時節。今年到目前,農產品主要受到的衝擊,未必是全球化,而應是SARS。SARS讓人人自危,活動能減少就儘量少,農產品的消費,也自然低了。

另一個也和農產品有關的,是梨樹的病蟲害。「梨木蝨」去年在中部一小梨園冒出,今年已迅速蔓延;它也應會長久的在台灣定居下來,成為整個生態的一環。不管你歡不歡迎,這狀況遲早得嚴肅的面對。

即使有這麼多的不確定與「意外」狀況,我們的農村、農友倒也沉得住氣:該怎麼來,就怎麼辦吧!日子不是一向如此過下來。

即便如此,我有時也在問:「日子可不可以不要再這麼過?」這倒不是鼓勵脫農轉行。這種事情,過去幾十年間一直在發生。而是我想到:在印尼有二種行業是受整個社會尊敬的:一是帶給我們糧食的農民,二是教授我們智識的老師。而台灣的農民長久來在不為社會所重視下,也造成自尊的降低。

事情不應是這樣的!社會或官方政策對農民的「貶抑」,並不代表我們不行。我們有多麼豐富、厚實的先輩留下來的農藝知識與建設,我們有多少「土法煉鋼」式的研發成就:寄接梨、蓮霧、年收二期的葡萄。在這一切業績的基礎上,只要我們持續的敬業、開創與調整,再加上把我們的自信與自尊緊緊抓住,誰又敢說:農業已是餘暉?

不是這樣的!我們大可是台灣綠色經濟新的起點!

癸末年荔月於新竹北埔

沒有版權 歡迎傳閱 『新竹‧北埔「大隘社」「青芽兒月刊」第三期 2003‧8』阿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