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當下論台灣農業,也就是在公元2003年五月的時候,亦即再過一年七個月就要屆滿加入世貿組織(WTO)的緩衝期,從而全面兌現開放農產品的承擔。此際,不談台彎農業則罷,否則應該帶有十二萬分的緊迫感。

換言之,救亡圖存是第一要務。應該在各國農產品行將大量入台的前夕,審思我們農業利基何在?明辨到底有哪些項目可以免於被淹沒的命運?

遺憾的是,農委會不此之圖,卻把最大的心力貫注在進口救濟措施:或休耕補助啦!或平地置林啦!或休閒農業啦!硬是不尋正途,找活路。官府打從心底裡,認定台灣農業難以與人競爭,不過是預先治喪。所有的對策,都是送葬農業的殯儀,力求哀榮一些罷了。果真要造林,豈有不山地、而在平地之理!而千家萬戶都搞觀光、休閒,農業形同插花,必亡,不在話下。並且農民還要二次破產,等著旅遊資本來收屍。

至於代表農民的農會系統,也臨終不懺不悔。所念念不忘的只是信用部長有不廢,與之同壽。說明他們死抓錢,不抓農業,所謂農業金融,根本是笑話一句。事到如今,舉國上下都不知道要種啥好?養啥好?金融云云實乃搶鈔票的修辭。原本要整頓農業的民進黨政府,竟然懾於農會挾恃農民的火牛陣,反而在農亡前夕打造金棺贈予農村眾惡霸。

另有拒絕共犯結構的少數有心人,也感到危機重重。大力推動有機農業,其績效具見於健康食品店的日益興旺,以為這可迴避進口貨的侵襲,兼可保育農業資源於永續利用。實際上,他們既知台灣的生態基盤以告傾圮,怎好宣稱幾分、幾甲地就可以扭轉乾坤呢?在沒有形成阡陌連片的大面積耕作之前,有機是不可能的;充其量只是生產相對意義的安全食品而已。即使如此,其成本也是倍蓰於人,當然不可能普及到普羅大眾。倘若再考慮海外有機農業的質與量,更加會體認到:發展有機農業不是台灣農業的正解。

為今之計,談農業就是要回歸產業面,努力尋找可以立足於世界市場的品項。一則是講究特殊性,且有更新換代的技術力量,非其他地區所能輕易仿效的。再則是規模大,必須具有行銷全球的生產規模,也就是大農業的概念。

唯有滿足這兩項要求,台灣才可能有農業存活下來,更明白地說,也只有農產走得出去, 方才可能保住島上的農業。抑有甚者,只有形成世界市場的農業,才需要農業金融、有機耕作以及農民組織來推波助瀾。否則,農業不存,都是無從附麗的虛招。

準此以觀,台灣農業是可以樂觀的,因為我們大可放棄小而全、自給自足式的農業佈局,只求逐鹿國際的幾項拳頭產品。在這方面,台灣的品種與技術有著絕佳的優勢。舉例而言:亞熱帶水果的芒果、楊桃、芭樂、蓮霧等堪稱獨步全球,並且具備後續育種的能力。欠缺的是保鮮與包裝的技術,以致迄未走出國門。在養殖魚類上,我們創下甚多傲人的記錄。倘顧慮大規模生產會破壞環境,那麼培育種苗也是一片天地。至於觀賞用花草及藥用、保健植物,憑藉著垂直分布的氣候帶所賜予的豐富物種,也是大有揮灑的空間。在在值得我們慎選少數精品優先攻堅,作為農業轉型的張本。

正因為講求少樣多量,為達成量產規模,小農的現況是不可能繼續下去的。倘要免於被農企業吸納而淪為農業工人的命運,僅剩的一條道路就是合作社化,把小私有化為集體制。既符規模經濟,也富社會主義的初步,無疑是我們唯一的選擇。

但是萬萬不能忘記的是:要把產業規模優先做出來,以足夠的物質誘因來帶動小農的志願合作,次序絕不能相反。這在白暟暟如雪一般的台灣,尤其不能躐等以求。

沒有版權 歡迎傳閱 『新竹‧北埔「大隘社」「青芽兒月刊」第一期 2003‧6』趙萬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