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「台灣米、進口米分開包裝」

最近一直在想,要如何做,才能對農業有所幫助。什麼是我們可以做,而我們還沒有去做的事?

為什麼會有混合米的出現。 一、 因為價差。進口米的價格低於台灣米的售價。而且無法驗出混合米的正確比例,滲混有利可圖。

二、 飲食習慣的不同。國人喜慣吃的是圓米,就是所謂的蓬萊米,粳稻。而進口米是長米,是秈稻。口感上是有差異的。所以需要混合銷售,去消除那明顯的差別。

三、 進口米經過長時間的運輸與儲存,新鮮的賞味期已過。需要混合台灣米,以利銷售。

這段時間以來,一直在請教學者、教授、專家、農民…,對於「台灣米、外國米分開包裝」的看法是什麼。如果可行的話,我們該如何去推行,去實踐。

發現「台灣米、進口米分開包裝」是對農業一個很好的出發點。我想表達的是:「在地生產,在地銷售。身土不二」這個觀念。想像一下,當我們吃的「食物」,是來自幾千公里以外,另一個不同的世界。那需要花費多少的能源,運用什麼樣的保鮮技術<例如利用(鈷-60)的伽瑪射線進行照射、使用化學防腐劑…>,經過多少道流程,才能送到我們手上。試想一下,當我們搭乘長途的飛機或是船班的時候,那我們的感覺是什麼?我們都會累。那水果、糧食會有何反應?不要忘了一點,當農作物離開植株的時候,都會有後熟和腐敗的過程。

本身的做法是:透過平常的言談,聊天,討論,去拋出這個議題來。看大家的反應如何?讓大家都有機會去碰觸到、想到,悠關我們生活的事物。不管任何的人,包括和農業沒有直接關係的人,我也會去提到、講到。一個目地就是,讓每一個和我有接觸的人,都會去思考這個問題。正所謂的「三個臭皮匠,勝過一個諸葛亮」。集思廣意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。

另一個做法就是,任何人,我們都會有可能成為朋友,就看大家的認知為何。而可以幫助農民的人,更是我想含擴在朋友圈的人。如何從事情的溝通中,去了解或是認識到,對農民的幫助在那?每一個都是有心人,就看我們如何去表達。

當我們在路上,遇到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,那個人卻願意和我們聊天的時候。我認為這個時候,也是表達理念的適當時機。但是,我們要如何在短短的時間內,去傳達出:「我們這麼做,對農民是好事」。而這段時間,我也一直在思考,「什麼是我們可以做,而我們還沒有做到的事?」。

經過整理之後,我認為:「台灣米、進口米分開包裝」。在這件事上,訴求不但簡短有力,關係到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。而且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做的事,只要我們有相同的認知,相同的体認的話。不管是誰,只要願意的話,都可以辦的到。

所以,我想先從「台灣米、進口米分開包裝」做起。經過分開包裝,嚴格地去檢驗,要求要有更大、更明顯的區塊去標示,讓消費者可以一眼就看的出來,明白、清楚的去分辨台灣米或是外國米。而不是像現行的制度這樣,混合著裝。標示不清外,連混合多少的比例都未必正確,更不提產地只寫國家,而沒有地名。美國這麼大,從消費者要如何從「美國」這兩個字,去看出稻米的生產地、水源、品種、收割日期、儲存方式、運送方式……

這是大眾都可以參與的事物,也是需要大家努力與合作才能完成的事。我們自已去決定:「我們要吃什麼?」而不希望,從外觀去看包裝米,買了以為是支持台灣農業的包裝米,其實是買到滲有外國米的混合米,回家去吃。在矇騙之中,失去了我們原本的良好立意。

農民需要的是尊重、認同,而不是可憐。農民應該表達出自已的自信來。不是一昧的使用,所謂的悲情攻勢,延續著歷史長河底下,那種不公平的對待。讓大眾認為農民是需要可憐、同情或施捨的一群人。

農民是憑借著自已的努力與打拼,一鋤一鋤和著汗水所收成的果實。是對土地的一種照養,而土地所回報的就是我們所吃的「食物」。在這個大原則底下,我們應該把農民定位為「糧食的守護者」。